错误的春天

顷岁,孙莘老识欧阳文忠公,尝乘间以文字问之。云:“无他术,唯勤读书而多为之,自工。世人患作文字少,又懒读书,每一篇出,即求过人,如此少有至者。疵病不必待人指摘,多作自能见之。”苕溪渔隐曰:旧说梅圣俞日课一诗,寒暑未尝易也。圣俞诗名满世,盖身试此说之效耳。

猎轨第三卷 序章 弗拉尔

“你还是要去?”

女孩说着,从床上坐起身,黯淡的烛光中,她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。坐在床边的弗拉尔急忙要扶,却被女孩用眼神制止了。

她太虚弱了,弗拉尔焦虑地想,我却什么都帮不上。

“为什么不说话。”

“莉芙,我……”弗拉尔张了张嘴,还是说不下去。他颓然垂首,不敢直视女孩的眼睛。病魔把她折磨得不成人形,却夺不走她凌厉的眼神。

沉默良久,莉芙喃喃地说:“没用的,这病治不好。”

这句话似乎突然给予了弗拉尔勇气,“能治好!”弗拉尔握紧双拳,突然激动起来:“抵消果实啊!你吃过以后不是——”

“——只能拖延时间,况且一小袋就花掉了一半的积蓄,现在能卖的都卖了,我们哪还有那么多钱?”

“所...

查看更多

《风筝》——以前考团时强行脑洞的产物

1

冬日里,天空像抹了一层骨灰,压抑得让人透不过气来。

宿舍十楼的楼顶,刚打开天台的门,刺骨的寒风就迎面扎来,冻得一坨猛得一哆嗦,差点把刚进肚的二锅头全尿出来。

真你妈冷!一坨狠狠地在心中咒骂着,却小心翼翼地将风筝藏到身后,不让强风吹破。

没错,是风筝,一坨要在冬天放风筝,此时,此地。

大冬天拿着个风筝在一般人眼里恐怕有点神经质,正因如此,一坨一路上楼忍辱负重,挨了不少嘲笑。

但是他答应过保密,要在冬天放风筝给她看。

一坨抬起头,注视着天堂的方向,人生中第二次觉得自己像个真正的男人。


2

医院里,身穿白衣的除了天使,还有尸体。

各种仪器的杂音充斥着保密的重症...

查看更多

无意中发现两年前的文……我竟然写过这么甜的风格

王都猎人工会总部,部长办公室内。

“清儿,进来。”

随着一阵钢甲摩擦的声响,一名猎人模样的少女款款走来,半跪在深红色的地毯上准备听命。

部长放下手中的委任书,捻了捻有些发白的胡须说道:“这次是国王骑士团直接发来的请求,看重了你们龙语者的能力,点名要求你和莹莹去沙漠协助狩猎。”

“部长应该明白我们龙人族是不会轻易狩猎的,更何况是协助人类。”清儿有些不服地抬起头。

部长顿了顿:“说是请求,其实就是命令,你明白的吧?国王骑士团的权威,我爱莫能助,或者你甘愿弃掉九级猎人的称号。”

清儿娇美的脸庞突然掠过一丝不满:“虽说国王骑士团的权力高过军队,但这么随意差遣猎人工会有点过分了吧?”

部长...

查看更多

犹如在大雪天被一头摁进冰水里,每一次呼吸,都在肺里结成了冰碴。

查看更多

MH同人短篇《狩猎》

1.

漆黑的夜,暴雨一刻都未曾停歇。

整条街除了这家破破烂烂的小酒馆,其他店面都早早地打了烊。油腻的玻璃窗透出昏黄的灯光,在漆黑的雨幕中尤为显眼,所以这个男人毫不费力就找到了这家酒馆,向守门人出示了一枚黑章后,跺了跺鞋子上的泥巴,闪进了霉斑点点的木门。

酒馆里比往日里清净了不少,无数不多的几桌顾客见有人进门,不约而同地收住声,上下打量了男人几遍后才恢复了先前的气氛。男人抖了抖雨伞,走向预定好的桌子,只见一个身穿黑色皮甲肌肉发达的壮汉正背对着他坐着,壮汉对面是一个披着灰色长袍戴着兜帽的年轻男性。长袍男似乎也正注视着他,帽檐下的阴影遮住了他的脸,却遮不住两道冷得让人发寒的目光。

“真墨迹,...

查看更多
©错误的春天
Powered by LOFTER